脑袋,是用来照明的. 天地一逆旅, 过客皆归人; 闲云将野鹤, 岂向人间住. . .

14三/130

回归本原,勿忘初衷。

喵星人

这只表情贱贱的喵星人挂件是我在淘宝买杨桃罐头时候卖家偷偷塞在箱子里一起寄过来的,由于该无良卖家没有附赠猫粮跟猫砂,收到后我果断给了他一个差评并表示不会再买了.拆下钉在喵星人天灵盖上的螺丝钉,放在我爹刚购置的盆景里正合适.用500W像素的古董卡片机咔了两张,挺有味道的哈~

喵星人2

自从开了万恶的渣浪微博之后就没再打理这个独博了,其实这结果是我开微博前就预见到的,所以我一直坚守在独立博客领域,还一再宣称要抵制微博这种快餐文化的产物。在我看来,微博是浮躁的,而在码长博文的过程中,内心可以沉淀下来,去思考一些实质上有意义的事情。尽管最终应我姐一再的要求,开了个微博,在圈内小有名气,玩的不亦乐乎。

当初注册这个域名,一来是因为当时国内言论尺度受到了较大的限制,敏感词就像一个个暗雷,莫名其妙的踩到后整篇博文就会被加密、删除甚至整个博客都被关。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来说,这种暴行显然是无法忍受的。其二,我也想借此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待老去了之后可以拿出来看看,兴许哪天老年痴呆帕金森了还能靠这些个博文唤醒一下记忆呢!

微博里与粉丝的互动确实比博客要简便一些,可玩性也强一些,毕竟独博是个比较小众的东西。在渣浪写写段子打打屁确实好玩,可玩完之后几乎就只剩“呵呵~”也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人终究是有其社会性的,如果一直保持特立独行的存在,被孤立将会是唯一的结果。小众其实还是害怕孤独的,尽管我们的临界点比绝大多数人高上了许多。小柒同学就经常被类似的问题所困扰,“实在融入不了,你就假装一下吧~”——作为她钦点的“人生的引路人”,这是我唯一能给出的建议了。

学会了包容与妥协,是我这十年来在观念上最大的变化之处。我不知道自己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伤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熟。曾经看不惯的一些事情,一些人,如今都能发自内心的表示理解了;曾经一直在坚持东西,恪守着的底线,而今也一再的放宽了尺度。“如果你暂时无法改变这世界,你就必须先学着去适应他”——兴许我已经读懂了老薛,这个在个性上有棱有角的汉子在对生活作出妥协过程中的无奈。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去铭记自己来时的路,不忘初衷。

今天是三月的第一个周六,原本打算早起啃啃书的,五月就要去参加心理咨询师的考试了,厚厚三本书还是挺有压力的。可生活总是会不合时宜的打破你的计划,就像每当我有欲望码字的时候,服务器就闹抽风打不开一样。(这篇东西写完前半小时,服务器就突然开始维护了,竟然还维护了整整五天)王二师兄要我帮忙改个灶,本来用来啃书的一个下午就泡汤了。其实我挺乐意帮自己的朋友、单位的同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嘛。只是有些人掉光节操没了底线,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家的电脑系统嗝屁需要恢复数据,或是燃气灶热水器抽风了,都来找我。根据“六人法则”,这个城市有两百万户人家……哥真的是分身乏术啊!下午还帮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同事通过电话远程指挥用一格电的时间搞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系统故障。最怕在休息日里接到这些陌生的公司短号了。路过江东供应站,进去拜访了一下老同学,跟王二溜了会儿他的金毛儿子。其实挺喜欢猫猫狗狗的,就是担心他们嗝屁的时候会搞的自己很伤心,所以干脆就不养了。回家路上接到傅同桌来电,说是灶具有点问题,老同桌必须有求必应啊,只是……她跟王二是不是说好的啊沃草!时间上跟安排过的一样精准。

还是第一次去FR同桌的新家,发现她家一楼邻居还是个信鸽爱好者,牛大的一个鸽屋里起码有二十多只吧,比我家的霸气多了。不过我家是为了大清早的咕咕声不影响到隔壁邻居的生活起居,将信鸽数量严格控制在四只以内——尽管大家都是中国人,公德心还是要有的。现在的年轻小家庭都很少在家做饭,平时双方父母家蹭蹭饭,下下馆子叫叫外卖,所以厨房都挺清爽的。上进风的樱花嵌入式灶,用的天然气,燃烧起来竟然跟火炬一样火红一团,确实够夸张的,也查不出什么原因,大概是上进风的技术不成熟,对气压变化特别敏感,一到用气高峰气压不足,因二次进风不充分导致缺氧红火。其实林内的灶具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毕竟实际气源不同于实验室里的标准气源,工业设计上又太过理论化,最后在对售后的技术支持上也给不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甚至没有一个官方的解释出来。一个在日本市场占有率40%的品牌存在这样的问题,让我感到很不解。从事一个不感兴趣的职业,自然不会去深究什么,曾去品牌维修店里换个外胎,维修工竟然不知道胎纹上排水线的作用,将轮胎反着装浑然不知。诚恳指出问题,对方也表现的很不屑。真是浮躁。

同桌家的小公主前不久出生,同事们凑份子的礼金最后交由一人代为转交,还是下班“顺道儿”路过。传统的礼节传承到今日似乎少了份温情,被程序化、流程化、机械化,不觉得很悲哀么?我一直坚持着用心去做事,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中。

曾经我的工作需要天天跑用户家,跑了近三年,零投诉。罗永浩在他的演讲中多次提到自己对老罗英语在同行业投诉率最低这件事感到骄傲,我也有满满的成就感,确实不易。工作快满九年了,在正太变大叔的过程中,我也经历了不同的工作环境,到过不少岗位,感觉最充实最有意义的还是那三年。据我观察,一辈子只会有一两次交集的陌生人之间更容易沟通,没有防备,没有顾虑,可以掏心掏肺,就像一辈子都不会见面的网友。上了岁数的人,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对生活的感悟,他们看淡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变的更简单实在。一个老先生会告诉你说:讨媳妇儿性格好最重要。一个老阿姨会感叹说:稳重实在的男人最靠谱。是啊,容颜易老,精神永恒。可年轻时候,似乎他们也都犯过浑,但生活终究不会给他们重来一次的机会。一个比较成功的民营企业主曾向我抱怨说属于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太少,需要经常在外面跑,完全被自己曾引以为傲的事业绑架了,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收手,陪伴着家人过寻常的生活。老人是最孤单的一个群体,他们有多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陪他们说说话啊,可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忙着工作忙着照顾自己的孩子——是轮回,是宿命。生活本身就是一部震撼感人又稀疏平淡的纪实片,我很幸运的看过很多部不一样的人生,然后渐渐明白自己所追寻的生活。似乎有点扯远了,但这三年的工作经历确实让我收获颇丰。

高中三年,我有过三位同桌:神马巍,芝麻,班长。神马巍看过我的博客,打电话来要求我写写他,我表示会的会的,可这口头承诺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吧,找个时间写一篇长篇回忆录,在此书面承诺一下!班长是最后一任同桌,时间不长但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因此被封为首席同桌。今天去的是芝麻同桌家,说实话高中时候挺讨厌她的,脾气太爆了,工作后改善不少。“只头不大,脾气不小。”——这句话她写在自己的QQ资料里。脾气火爆的一般都是直性子,不爽写在脸上,说话也不会太拐弯抹角绕圈子,我现在倒觉得这样也不错,实诚,尽管有时候容易得罪人。

话说三位同桌都已经结婚了,也都有孩子了。神马巍是波爸,班长是圆妈,芝麻是果妈。神马巍结婚,我第一次当伴郎,也是生平第一次做头发,被忽悠烫了个思密达烟花烫,结果顶着个鸟巢的伴郎我成了婚宴上的一个亮点……学过韩语的首席同桌结婚,我在红包上用韩语临摹了一句祝福语。芝麻同桌结婚的时候,我酝酿出一首包含新人姓名的诗句让我爹代笔写在了红包背面。作为朋友,我一直都很用心,尽管我不确定她们在拆开红包取出礼金之后是不是还会将其保存起来。跟阿宏聊天的时候我抱怨说,中国的传统婚礼模式太无趣了,纯粹是走个流程。单说这婚宴,来宾几乎都是送个红包,像赶个场子凑个人数的吃上一顿,相互间扯东扯西寒暄几句,然后再见不送各回各家。而在我看来,送一副亲笔画、一瓶原创插花什么的远比一沓毛哥哥来的有意义。尽管除了餐饮业主外有不少人是支持我的观点的,但很少有国人会这么做了。大家都变的很现实,拿着尺子量厚度,甚至以此衡量情谊深浅,相当无趣。

卲薇红包

这是写给我学过韩语的首席同桌的。那一箭穿心原来是个笑脸,手一抖嘴角太翘,很温馨的一个笑脸瞬间成奸笑了,无法直视,只能再改改。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涂韩语。

傅蓉红包

天翔比翼 银河之上鹊桥会

傅蓉并蒂 连李芝下鸳鸯配

【李天翔 傅蓉(昵称:芝麻)】

晚上被芝麻同桌挽留蹭饭,大家一起聊了蛮久,回忆了高中时代校园里的趣事,一些在身边或是已经联系不上的老同学。老同学之间还是很有的聊的,天翔同学在一边抱着他们俩的小公主,乐呵的听我们讲过去的故事,时不时的插上几句,尽管并不是太熟,但大家都是同龄人,不乏共同话题。

回家路上,突然有欲望想码一篇日志。我们在生活的道路上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丢掉了一些本原的东西,那些东西看似可有可无却很真很纯,有些人察觉到浮躁的心态日渐膨胀却束手无策,有些人已然对此熟视无睹——因为不止他一人。

试着在繁杂的、快节奏的生活抽身出来,远离那些浮夸的、虚无缥缈的、令你烦躁不安的东西,回归最初的自己。给自己一些时间、一点空间用来沉淀,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认真生活,用心做事。

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不再更新渣浪微博。@驴小晕

回归本原,勿忘初衷。共勉。

回归本原,勿忘初衷。》有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