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是用来照明的. 天地一逆旅, 过客皆归人; 闲云将野鹤, 岂向人间住. . .

5三/120

春暖花开 基哥诈尸

水仙花

我相信音乐具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于是最近几天一直外放任贤齐的<春天花会开>,然后家里的水仙姑娘就小清新了,而王班长家的却还在沉睡,也许是因为他老人家经常听<大悲咒>的缘故吧.

我爹的爹跟我爹都对花花草草感兴趣,于是乎我爹的爹的孙子也喜欢花花草草.也许有些东西是写在基因里的,因此被自然而然的传承了下来.当然,也有基因突变的时候,比如书法这玩意儿,到我这儿直接宣告终结了,真是愧对祖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