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是用来照明的.
301月/140

2013年末

又一次在车上醒来,霓虹灯光隔着布满水汽的车窗忽明忽暗,不停的一闪而过,让人产生眩晕感,四周依旧轻传鼾声,路上的梦做了一小段,时间却已经过了大半年。我揉了揉眼睛,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道旁的梧桐早已散尽了叶掌,一棵棵拗着不同的姿势,每一棵都看起来那么的孤立无援。我把口罩和帽子依次戴上,毫无缘由的往前走,这条路分明不是回家的路,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就这样,迎着清冽的风,往前走。以前我总是认为对陌生地方的迅速适应是令人安心的一件事,可当你融入其中又会延续出无源的虚妄,没有百转千回的思绪万千,只是一个大脑正在扫描检查自己的心。好几次,我就呆呆的站在人行道前,红绿灯不知换闪了几次,陪伴我的还有川流不息的车辆和消失在深夜空中的鸣笛声。每当这时几个开摩托的师傅会放慢车速招呼我是否需要打车,我摇摇头抱以谢意,只有他们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然而又什么都不是.

我来这里半年有余,和我接触最频繁的就是单位同事了。他们都是本地人,精明能干且个个大嗓门。老支是业务精英,喜欢调侃抬高他人,人到中年,他似乎更有了奔头,忙在其中也乐在其中,他交友极广,客户时常围绕在他的周围,和他的烟瘾一样,他们互相依存,大概一辈子戒不掉了。老严和老胡两个小镇青年,是怀抱一腔热血的后生。老严有股子干劲,遇事有条不紊,他的目标就是能超越老支。在空闲之余,他还热衷于午睡和打网游。某个晚上,月光透过玻璃窗流淌进来,在办公室里,只有按键声和游戏的指令声,对老严而言,网络游戏和现实竞争有一个相似之处,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推倒重来。老胡的笑容,无聊中透露着轻松感,他常常晃到我和小陈身后,语重心常的对小陈说,“你呀,赶快找个女朋友吧,像你这样的人,适合早点结婚啊……”,再过几个月老胡就要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了,当他跟我说,自己 每晚七,八点钟就睡觉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讶异 ,他把时间过得不急不缓,生活就像两只玉石球,把玩在他手中。  我们的带头大哥老徐是各县市业务部主任里职位最高的,他刚三十出头,笑起来却像个孩子。老徐的本事就是能化繁为简,抓大放小,带领我们这帮人突出重围。一次老支酒后畅言,将来我的女儿要是能找到一个像徐总这样的老公,那我就心满意足了。的确,老徐肩挑事业家庭,一路走得踏踏实实。至于我和小陈,都是谦逊的职业新手不怕苦不怕累偶尔抱怨挣点嘴上之快。

除夕早晨我和他们互相做了短暂的告别,回到了家中。窗子里有一个戴着红帽子的女孩在敲打键盘,淹没在短信和鞭炮声中,橘红色的天空中2013年正在消失。

 

313月/130

守得云开见日出

战马

先跟大家讲个很扯的事情吧~话说我妈有两个妹妹,我管年长大的那个叫大姨,另一个就叫小姨,这个叫法应该是符合逻辑的吧~可我大姨总觉得自己该是我的二姨,我妈才是我真正的大姨,对此我就表示无法理解了:我就俩阿姨,一大一小,所以我的叫法应该是最科学最明了的.可我的大姨她还是固执的坚持要当二,坚决不当大.这事情挺伤脑筋的,谁也说服不了谁啊!可就在昨天!就在昨天!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能一句话就完胜她那套理论的方法——我总不能声称我自己是我爹跟我大姨生的孩子吧?!这不科学啊!哈哈哈哈…

143月/130

回归本原,勿忘初衷。

喵星人

这只表情贱贱的喵星人挂件是我在淘宝买杨桃罐头时候卖家偷偷塞在箱子里一起寄过来的,由于该无良卖家没有附赠猫粮跟猫砂,收到后我果断给了他一个差评并表示不会再买了.拆下钉在喵星人天灵盖上的螺丝钉,放在我爹刚购置的盆景里正合适.用500W像素的古董卡片机咔了两张,挺有味道的哈~

2612月/120

从四月二十四日起

梦境从惊心动魄到记不住情节

从离奇鬼魅到平淡如水

现实也从跌宕起伏回到平坦道路

日子按部就班 心情趋于平静

-------------我不乐于死 亦不愿于生

                            随时任所适 建立正念智

266月/120

看不透

清晨,我在窗台前发现了一粒黑色粪便,记得以前在客厅的角落也看见过,应该不是蟑螂的,蝙蝠,对应该是它。房间里怎么会又有蝙蝠了?家里都安着纱窗呢,没想一会儿,我就去洗漱了。

夜晚,站在阳台,借着归来人家的灯光可以看见,形如麻雀大小的蝙蝠在低空盘旋。闷热寂寥的晚上,除了看那驻留的月亮,还可以看着它们打着转转,隔着窗户念着它们的好,一股生活悠悠之感在心里荡漾开来。我们吃完了这天的最后一餐饭,有一下没一下得摇着扇子,你们还在享用晚餐吧,晚上好啊,又是一年夏天了。

315月/120

2012-5-31

第一次乘动车和第一次乘飞机的心情如出一辙,只觉得还是前后从一个空间里进出到另一个空间,设备的完善使得这个长盒子里的人都在做自己的事,上网,打盹,发呆,进餐,看杂志,打电话......到站的过程顺畅有序得乏味,没有一丝新奇和兴奋,反而感觉到一份更深的疏离感。在餐列里,位置还是两两对坐的,对面的一个女孩子帽沿压低,一直在摆弄手机;她旁边的年轻人不间断的靠手机协调着自己的外贸工作;还有隔壁的出差商人,估摸着应该五十出头了,考究的一身打扮,望着窗外,不时又被周围的声音吸引了去。年轻人终于挂下了电话,一手托了会儿头,埋头趴睡在桌上,不一会儿又直起身来,怕是人太高,维持这样的姿势不舒服。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 16 17 18 下一页
Free Web Hosting